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iangrz120317的博客

 
 
 

日志

 
 

沉痛悼念田兰瑛同学!  

2017-01-07 15:14:00|  分类: 天山电波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7年1月4日下午13:32顾友信在《天山电波情》微信群发了一条田兰瑛去世的噩耗:“今天上午10:30分田兰瑛同学逝世。我们永远失去了一位好同学、好战友、好朋友。”
     同学们闻讯,上海本地同学以及来自江苏、江西、福建、湖北、广东、新疆等地的同学纷纷发唁电、唁信对田兰瑛的去世深表沉痛的哀悼!

悼念田兰瑛 - 柳嫚儿 - jiangrz120317的博客
 生前抗疾树榜样,
身后捐躯千古芳;
英魂赴阴名留阳,
寄托哀思告天堂。
           曹剑平
    2017年1月4日 15:53

悼念田兰瑛 - 柳嫚儿 - jiangrz120317的博客
电波含泪发哀
声,
浦水天山悼念情。
六道湾弯留倩影,
九天隐隐自飘零。
生前歌舞音容在,
身后捐躯传世名。
凄楚感伤悲泪极,
兰瑛仙逝恸申城。
        赵峰山
  2017年1月4日 18:15   
           
                          沉痛悼念田兰瑛同学

        2017年1月4日上午10:30,田兰瑛走了,"她平静地走了"。
       九天前,也就是2016年12月26日,友信、保珍和我们两口一行四人代表新疆兵团通讯教导队全体师生赴金山去探望生命垂危中的田兰瑛。
       我们进门时兰瑛正在昏睡,老黄喊了好几声才把兰瑛唤醒。她睁开眼看见我们十分激动,嘴里“呜呜”地却说不出话来,她从毛毯里伸出双手合掌向我们问好。兰瑛看上去比去年九月份老伴和我去金山医院看望她时虚弱多了,那时一顿还能吃半杯有蔬菜、鸡肉或鸭肉、水果等打磨得精细的流质,还能通过纸笔与我们交流,时而还能用含糊不清、但我们能听得懂的话和我们交流,甚至还因为老黄讲述一件事情她有不同意见而撒娇似地用脚踢了几脚坐在病床边上的老黄,惹得我们都笑了起来。但这次病情严重多了,她连写字的力气都没有了,我心里直发酸。我知道现在对兰瑛说任何安慰的话都是多余、甚至是虚假的,我不知道该说什么话才能安慰兰瑛。兰瑛从毛毯里伸出她那双瘦骨嶙峋的双手握着我的手,她看着我,紧闭双唇的嘴里发出呜呜的哭声,我只能劝她:“兰瑛不哭啊,闭上眼睛休息一会儿吧”。她听话地闭上了双眼,我把她冰凉的双手轻轻地放进毛毯里盖好。我看兰瑛只盖着一床毛毯,外边的天阴沉着,下着雨,冬天这样冷的天只盖一床毛毯肯定很冷,老黄说:“她怕重,她不能盖被子,她觉得压得难过。”老黄在毛毯里面放了一只热水袋让兰瑛捂捂手。我意识到这不是好迹象。我曾经读过一篇类似的文章,说一位女儿在她垂危的父亲病床前怕父亲冷就不断地给父亲加盖衣被,她不知因此却额外增加了父亲不堪忍受的痛苦而后悔万分。垂危病人怕压,哪怕是多一床薄薄的床单都不行,我看着静静地躺在床上只盖着一床毛毯的兰瑛,我心里充满了哀伤。
       顾友信把兰瑛参加同学们聚会的音乐相册从他的手机里找出来,老黄拿给兰瑛看,兰瑛又一次“呜呜”地哭着。友信告诉兰瑛这是我制作的,她用眼睛找到了我,我连忙俯下身子,她用两只温热的手捧着我的脸,“呜呜”地哭着,此时我离兰瑛的脸很近很近,我看见兰瑛的一双眼睛很清澈,蓝蓝的,孩子般的纯洁,略显双眼皮的两只眼睛很亮很美。一会儿她好像累了,不看我了,眼神毫无表情地盯着天花板。她可能身不由己地控制不了她的身心,她的心灵需要游离到外边休息一会儿。我轻轻地坐回床边的椅子上,心里泛起一阵阵的心酸。
       为了不打扰兰瑛的休息,我们起身告辞。当我们说着违心的话宽慰兰瑛“你好好静养,养好了我们再聚,我们还要听你唱越剧、沪剧……”时,兰瑛轻轻地摇了摇头,嘴里“呜呜”着,眼泪从眼角里淌了下来……。

沉痛悼念田兰瑛同学 - 柳嫚儿 - jiangrz120317的博客
新疆兵团通讯教导队第四期五师全体学员
 摄于乌鲁木齐六道湾 1964年夏 
 前排右二:田兰瑛 

       五十多年前,我们和兰瑛同一天从上海老北站乘同一列火车赴疆同一天到达祖国西北边陲的新疆兵团五师所在地博乐,又睡在同一间小土房用麦草铺的地铺上;同年十月,田兰瑛、赵青、陈宝娣、曹剑平、王玉山和我六人又一起分到兵团教导队学习无线通讯,毕业后我们回到博乐,兰瑛和宝娣留在总台。七十年代初田兰瑛被分配到七师,她当过工人,托儿所阿姨,厂办室主任等工作。田兰瑛的一生很坎坷,非一般女孩子和女人所能承受,但她都坚强地挺过来了。九十年代初兰瑛调回上海工作,日子开始过得安稳平静了,但老天却不眷顾她,2012年她不幸查出舌癌,经过一段异常痛苦的化疗后病情得到了很好的控制。 
        退休后兵团通讯教导队中四师、五师、七师和十师有十几位上海知青从新疆先后回沪定居,经过多方努力,我们取得了联系。每次聚会同学们都很挂牵田兰瑛的境况。经过老师和同学们半年多的查寻,2013年春我们终于联系上了田兰瑛,在2013年十月举行纪念上海知青赴新疆兵团五十周年暨新疆兵团通讯教导队五十周年聚会上,田兰瑛在分别五十年后第一次见到了同学们,她激动得热泪盈眶。兰瑛告诉同学们她身患重症,但治疗效果很好,她很乐观,她积极参加社区组织的老年合唱队、舞蹈队,时装模特队,她对未来的生活充满了希望。同学们非常钦佩兰瑛坚强勇敢面对病魔的精神和乐观豁达的生活态度。以后同学们每次聚会,不管天冷天热,刮风下雨,她都和老黄“阿哥”六点多钟早早出门从金山往市区赶。“每次接到同学聚会的通知,她都像个小孩子似的兴奋好几天!”每次聚会她的老黄“阿哥”总忍不住笑着对我们说。兰瑛很爱美,也很会打扮,每次聚会兰瑛的穿着十分优雅得体、靓丽而时尚。她在聚会上给同学们唱流行歌曲,唱越剧和沪剧,给同学们表演太极拳,舞剑,快七十岁的老人快乐单纯得像个可爱的小姑娘。我们以为兰瑛就会一直这样快乐而幸福地和她的“老阿哥”度过他们的晚年了,谁知老天也有不开眼的时候,去年春节前后,她的病情复发了,起先以为是感冒,治疗了一段时间不见好转,她和老先生先后曾去住过两家疗养院兼养老院,但因用电限制不能在那儿熬药等诸多不便,他们只好又回到家中跑医院治疗,不想这次病魔来势汹汹,一年过去了,病情未见好转反而越来越重。兰瑛可能也预料到这次凶多吉少,她平静地安排了她的身后事:不搞任何形式的追悼仪式,身体按几年前早已签订的“遗体捐赠”献给红十字会。老黄告诉我:兰瑛走得非常平静,临走前,她请家人把她擦洗得干干净净,她自己亲自穿上她早已挑选好的衣服;她还要求吃实际上并不存在的“放在小桌上的一碗小馄饨”,老黄给她泡了点馒头在小碗里,也没有打磨成流质,她却奇迹般地吃了。她又吩咐了老黄要做的另外几件事,一件件事都按兰瑛的要求做好后,兰瑛就安安静静地躺在床上,等待那一刻的到来。
        兰瑛走了,她静静地走了,她坚强乐观、大爱博爱的精神永远留给了我们,这笔宝贵的精神财富将永远激励着我们!
       兰瑛走了,她走得从容,走得平静,走得坦然,走得自尊。
      “最后的死去和最初的诞生一样,都是人生必然,最初的晚霞和最初的晨曦一样,都是光照人间。”
       兰瑛精神的光辉永照人间
           
悼念田兰瑛 - 柳嫚儿 - jiangrz120317的博客
兰瑛 剑舞  
悼念田兰瑛 - 柳嫚儿 - jiangrz120317的博客
 扇舞
悼念田兰瑛 - 柳嫚儿 - jiangrz120317的博客
 鼓舞
悼念田兰瑛 - 柳嫚儿 - jiangrz120317的博客
舞剑
悼念田兰瑛 - 柳嫚儿 - jiangrz120317的博客
 社区舞蹈队 后排左一:田兰瑛
悼念田兰瑛 - 柳嫚儿 - jiangrz120317的博客
 社区腰鼓队 后排左3: 田兰瑛
悼念田兰瑛 - 柳嫚儿 - jiangrz120317的博客
 社区老年时装队  左四:田兰瑛
悼念田兰瑛 - 柳嫚儿 - jiangrz120317的博客
 社区合唱队  前排右一:田兰瑛
悼念田兰瑛 - 柳嫚儿 - jiangrz120317的博客
2014年 老同学聚会时兰瑛留影
悼念田兰瑛 - 柳嫚儿 - jiangrz120317的博客
 2014年老同学聚会时兰瑛留影
沉痛悼念田兰瑛同学 - 柳嫚儿 - jiangrz120317的博客
五十年后兰瑛参加同学们聚会时的留影

 沉痛悼念田兰瑛同学 - 柳嫚儿 - jiangrz120317的博客沉痛悼念田兰瑛同学 - 柳嫚儿 - jiangrz120317的博客
  兰瑛在2014.7.同学聚会上表演太极拳。
沉痛悼念田兰瑛同学 - 柳嫚儿 - jiangrz120317的博客沉痛悼念田兰瑛同学 - 柳嫚儿 - jiangrz120317的博客
  2014·7·兰瑛在同学聚会上清唱越剧、沪剧和舞剑。

沉痛悼念田兰瑛同学 - 柳嫚儿 - jiangrz120317的博客

 沉痛悼念田兰瑛同学 - 柳嫚儿 - jiangrz120317的博客
 兰瑛一路走好!

兰溪春尽碧泱泱,
映水兰花雨发香。
楚国大夫憔悴日,
应寻此路去潇湘。
      《李牧》
再度怀念天国里的田兰瑛师姐
        徐纯智敬
2017年1月5日凌晨05:28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