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iangrz120317的博客

 
 
 

日志

 
 

一次难忘的经历 …………赵恒产  

2014-03-20 16:05:00|  分类: 天山电波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次难忘的经历

1966年兵团通讯科决定在全兵团进行报务改革,要求以师为单位对所有报务员进行轮训,以适应新的通讯规则要求。这次报务改革主要是改变“3”和“7”的点划标准。“3”字由原来的“滴滴滴达达”改成“滴滴滴达”,“7”字由原来的“达达滴滴滴”改成“达滴滴滴”,通讯用语也有少量的变动。为了适应改革的需要必须对基层报务员进行轮训。要把基层报务员抽回来参加学习,就得派人去替换他们工作,确保通讯联络不能中断。因此,师通讯科决定派我和庄保安一起出发,分别到乌尔禾、阿吾斯奇去替换在那里工作的来新邦和张兰生到师部参加报务改革培训。

我们是1966年春节(大年初一)这一天出发的,当时的班车是南京嘎斯汽车改装的,是用木板做成棚子架在车箱上,后面吊一块布帘子,虽然能够挡风但不能御寒。车上没有座位,只是在车箱两边各架一块板子,乘客坐在板子上,中间就坐在乘客带的行李上。春节是一年中最冷的时候,我们出发前都做了充分的准备,皮帽子、皮大衣、长腰毡,就这样在车上还是冻的受不了。有的乘客不得不在车上来回走动,甚至蹦蹦跳跳,以增加活动热量来御寒。由于当时的道路差、车况不好、行驶速度慢,从奎屯到乌尔禾200多公里的路程走了一天,天快黑才到。

来新邦、庄保安我们三个在学校就是一个班同学,久别重逢,我们有说不完的话。第二天上班后,我们三个人又携手到照相馆照了一张合影像。恰好来新邦了解到总场供销股有到阿吾斯奇送货的车,待车装好货后,我便乘车上路了。

阿吾斯奇属于和丰县,在和丰县城的西北方,距县城有六、七公里路。阿吾斯奇是个牧场,下属三个牧业队,一个武装连。场部北边不足一公里处是个边防站,边防站主要有新疆军区塔城军分区管理,牧场武装连也承担了部分边境巡逻任务。阿吾斯奇牧场是伊塔事件发生后,收编的地方牧场,仍有部分地方牧民担负着放牧任务。

由于这里地处深山,又是风口,风雪天气很多,基本上没有夏天,一年四季不明显,因此几没有农业生产。为了适应气候特点,这里的房子都是干打垒所谓干打垒就是房子矮、没有房檐,避免大风掀掉房顶。到了冬天,每场大风雪过后几呼把所有的房子都埋住了。这时候牧场的职工除了放牧的以外,其余人就是打扫雪,主要是清理出一条路,雪是打扫不完的。今天清好了说不定明天一场风又堵上了。我去那一年是风雪灾害之年,经常下大雪,刮大风,每场大风雪过后都会一些羊子冻死职工把冻死的羊皮剥下来交给牧场,羊肉2毛钱一公斤可以随便买,卖不掉的交库房开春以后还有不少的死羊肉不得不拉到乌尔禾总场喂鸡了。这一个冬天先后冻死二个牧工,庄保安来之前已经冻死过一个人了,真让人难以接受。常期在这里生活的人都有经验,就是在外放羊干什么的,遇到大风雪了,一是要顺着风走,绝对不能逆风而行;二是要保护好自己的帽子,千万不要让风把帽子吹掉了;三是不能停下来,千万不要以为某个地方可以避风,就停下来避风,那是很危险的。

阿吾斯奇的房子除了干打垒外还有一个特点就是每幢房子都是三间,中间一间对外开门,不住人,冬天放些煤呀柴呀什么的,两头才住人。进中间房子后向两边开门分别进入两头房子。一幢房子住两户人家。牧场电台和译电室就占了一幢干打垒房子,一边是电台,一边是译电室。在这里当译电员的叫黄元海,是胡北支边青年。他虽然结婚有孩子了,但比我也大不了几岁。我们在一块很说得来,平时他没有什么事做了,常到电台来玩,有时还帮我摇发电机,有时我们也出去参加打扫雪或者去剥羊皮,他家要是做什么好吃的常叫我去他们家蹭饭。还有一次他对我说:“咱们去边防站看看吧”!我自然很乐意了,顺着一条小路往边防走,因为是上坡,又有雪,不到一公里的路我们走了20分钟。边防站报务员和译电员他都认识,见面后他做了介绍,互相握手问好后,把我们让进报房。我看这里的条件比较牧场稍好一点,主要是干净、暖和、各种设施、登记表摆放整齐。边防站报务员好象是四川兵,姓肖,叫什么名字已经记不起来了。后来牧场电台撤销以后,张兰生改行到总场机关当了一名业务干部,黄元海回到师部机要科。2007年叶嘉发从杭州来奎屯,我们还在一起吃饭叙述别后之情。

等我执行完任务回到奎屯已经过“五一”了,所以在那里待了两个多月,主要是因为大雪封山,没有非常特殊情况是不去汽车的。我所以能够有车回来也是因为场部各办公室的煤一个冬天烧完了,还有一个初级小学(只有一至四年级),两个复试班,因为冬天太冷,又没有取暖用的煤,所以开学晚。经过向总场、向师部求援后,师汽车营派了三辆汽车送煤,我就是乘坐拉煤车回到奎屯的。

离开牧场快五十年了,在那出差时遇到的事情总会时不时的浮现在我的脑海中,冻死人冻死羊的阴影总是挥之不去。自离开那里以后,再也没有机会去过阿吾斯奇。我想社会的进步、科学的发展,那里的条件肯定也会发生很大的变化,过去曾经发生过的事情再也不会发生了吧!

                               一三年九月二十八日

      

一次难忘的经历    ( 转载自七师第三期报务员赵恒产老战友的邮件) - 柳嫚儿 - jiangrz120317的博客2013年09月30日 - 柳嫚儿 - jiangrz120317的博客
六十年代的赵恒产       左:赵恒产 来新邦 庄保安  新疆乌尔禾  

2013年09月30日 - 柳嫚儿 - jiangrz120317的博客


赵恒产简介:

   1962-1963年第三期报务员。毕业后分在七师电台。1969年5月改行后,先后在下野地修配厂,玛河管理处,东热电厂工作;曾当过工人、政工干事、水管所教导员、纪委副书记、党委办公室主任直至退休。期间多次被评为八师石河子市优秀宣传干部,优秀党务工作者,精神文明建设先进工作者等。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