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iangrz120317的博客

 
 
 

日志

 
 

荣获邮电部嘉奖 …………黄盛元  

2014-03-20 10:46:17|  分类: 天山电波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82年12月中旬,吉木乃的恰其海风口,风大雪阻。由于冬天雪大,各县都已经改为隔日班,连续三班邮车没有进到吉木乃县城了。那天天气寒冷,温度很低,我和邮车驾驶员张福亭载满三班六天的邮件,中午1点就从布尔津出发了。邮车上拉了5、6个到内地探亲返回吉木乃的人,我记得有一对刚在口里结婚的小夫妻,由于路被大雪封死,他们已经在布尔津住了好几天了,身上的钱也花光了。他们苦苦地求我们带他们走。我看他们挺可怜的,就和驾驶员商量:带上他们吧,万一路上遇到雪阻,也能帮我们挖雪、推车。

  从布尔津到恰其海一路上比较顺利,由于我们是刚接不久的军用牵引汽车,底盘高马力足,路上遇到积雪,能绕就绕,绕不过大家就下车挖雪推车。下午3点多,到达恰其海高老师家。高老师见我们来了,非常热情地叫我们下车进屋喝点热茶暖和一下。高老师说:“恰其海到县上的风口雪大,路都不通了,现在只有马拉爬犁和55型拖拉机能走,你们就别走了”。

 我当时年轻气盛,又仗着这是崭新的军用牵引汽车,加上刚当机要班长有点虚荣心,想干出点名堂来,还有就是好心要把那几个人送回县城家里。驾驶员的意见是返回布尔津,不要冒险(后来事实证明:返回是对的)。我在犹豫当中,经不住几个坐车人的恳求,他们回家的心情非常迫切,纷纷表示:“不怕!只有30多公里,邮车陷到大雪中我们都能挖、能推,开到县城没问题!”我在大家的鼓动下,和驾驶员商量后决定继续前进。

   4点不到,我们告辞了高老师一家,就又出发了。开始还行,积雪虽然比较厚,但是邮车马力很大,用的是前后加力双驱动,前后拱拱、绕绕,没有挖几次雪,就顺利地进入“闹海”风口了。

   我们邮车一进入大风口,情况立刻发生了极大的变化:独特的“闹海”东风铺天盖地,大风搅雪,刮得天昏地暗,视线严重不清,邮车无法看清10米以外的路况,这样就无法绕道前进。邮车陷在积雪中,人一下车就被大风吹得站不住,呼吸非常困难。这样又挖又拱地开了一会儿,虽然离县城还不到10公里,但是这几公里大风口无论如何是过不去了。我心中十分恐惧,和驾驶员说:“调头返回吧!”张师傅同意我的意见,就准备调头回恰其海。这时风越来越大,汽车刚刚走过的车辙完全被大风搅刮的看不见了,四周一片灰暗,我们已经分不清任何方向,我俩同时认为:邮车不坏,我俩在驾驶室问题不大,车上的几个人今天可能要冻坏了。 我走出驾驶室大声地问他们:“怎么样,冷不冷?”他们都钻在大篷布下边,情绪高昂地说:“不冷!”

    我知道“闹海”风口的地形,是东西向的两座大山夹一道十几公里宽的大川,刮得都是东风。我就在邮车附近找到几棵大的蓬草,看到背风的一面都积满了雪,迎风的一面积雪比较少,基本确定了县城应该在邮车前进的东南方向。我看了一下手表,已经下午5点多了,我给驾驶员说:“还是往前走吧!没有几公里了,实在不行,步行也可以走到县城!”这样我们就没有调头,继续估计着方向朝前开。

 半个小时后我突然看到隐隐约约的一片小树苗,心中立即有数了,这儿是春天种地的农民在水渠边种植的小树苗,说明离县城只有5公里多了。

   这时突然邮车拱进一个大雪堆里,两边都是小林带积雪很厚,还有为了浇地而修的灌溉水渠,邮车根本无法绕道,前进、后退了好几次,邮车始终无法出来。我叫车上的人下来,一边挖雪一边推车,这样忙活了好一阵子,邮车不但没有从积雪中退出来,由于大风搅雪,车头逐渐的被积雪埋住了。人被大风吹得站不稳,不停地摇晃,呼吸十分困难,我还得不停地点人数,害怕万一被大风吹走一个人。

   我和张师傅简单地商量了一下,情况既然这么严峻,邮车已经无法动弹了,好在这儿离县城只有5公里多了,为了人的生命安全,现在只有弃车,步行到县城去。 我将这个决定了告诉大家。他们也意识到根本无法前进了,他们分别拿上简单的小行李,在邮车旁边等候我们。我这时已经将水箱和引擎两个放水开关打开放水,水放完后立即将两个开关分别关好,换上提前准备的棉胶鞋,穿好皮大衣,背好机要包和手枪,大家互相照应着就上路了。

  由于顶着东风,风实在太大,呼吸越来越困难,扎紧皮帽子耳朵,脸也冻得不成,应该有零下40多度。我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大的风雪,心中还是很恐惧的,好在有7、8个人做伴一起走,才稍微有一点安全感。这时天也越来越暗了,我们踩着膝盖深的积雪基本上是走三步退一步,不一会儿大风就将人吹到小林带旁边的厚厚的积雪跟前,我们既要不断地寻找和调整路线,还要互相照应,走得实在太慢了。这样艰难地、不停地、慢慢地往前移动着,时间好像凝固了一样。5公里多的路,我们硬是走了三个多小时!

 慢慢地,风逐渐小了,我意识到已经快走出风区了。突然我发现前边不远的地方出现了亮光,知道已经到了县城山坡上的一座仓库了,心中大喜。大家也同时看到亮光,高兴地欢呼起来:“终于走出大风口了!” 我们走下大坡后,觉得真怪,县城一点风都没有,简直就是两个世界!

 晚上九点半我们终于到了邮电局大院,这时刘开鸿局长、封发员梁杰升和大师傅杨萍萍都在宿舍等我们。见我们安全到达,非常高兴。刘局长关心地说:“你们辛苦了!我分别给布尔津和恰其海打了电话,他们都讲没有见你们回去,我估计你们一定困在风口里了。我已经将情况汇报给县委了,县委已经通知养路段发动推土机去风口迎接你们,现在你们人员安全到了,我们就放心了!”

  第二天早晨我们坐上小车到了养路段,我们跟在推雪的推土机后边,一个小时后到达了陷车地点,这时风口没有一点风。我们看到邮车整个都被积雪埋住,只有迎风面积雪较少还能看到车体,可想而知,昨晚的风到底有多大了!王中南说:“‘闹海’风每天都是下午1点开始刮,到天亮就慢慢地停了。”我们从推土机上拿出拖车的钢丝绳,挂到邮车保险杠的挂钩上,张师傅坐进邮车驾驶室里掌握方向,慢慢地将邮车从积雪中拖了出来。这时昨天的那几个坐车人也来了,拿走了他们的东西,又一次地谢谢我们。

   吃过饭后我们俩人都感到脸蛋烧呼呼的,我仔细一看张师傅的脸部都冻的红肿了,我由于戴着口罩冻的就轻多了。我们就绕道幸福、哈尔交、黑山头、福海,当天晚上7点左右顺利地回到北屯了。

  那时通信不发达,广播和报纸是获取信息的重要来源。机关干部一个星期看不到党报、党刊都挺着急的,现突然看到报纸都非常高兴。县委书记在一次全县干部大会上,讲到了邮车顶风冒雪,不怕吃苦、克服困难给我们及时送来了党报、党刊,号召他们向我们学习。刘局长同时也将情况反映给阿勒泰地区局,地区局非常重视,派政治处工作人员到北屯和北屯局、站一起整理材料,组织机要押运班开会,大家一直同意:根据我5年半来押运的表现,评我为“优秀机要押运员”,然后逐级上报到自治区邮电管理局和邮电部。1983年春节后,邮电部正式批准并发出通报给予我“优秀机要押运员”的荣誉称号。邮电部发了一张奖状、一个笔记本和一只钢笔作为奖励。

   本来地区局通知我年底要到北京开劳模大会的,后来由于国家提倡节约,邮电部取消了大会,将奖品逐级转交给我了。


 荣获邮电部嘉奖                                   -------黄盛元 - 柳嫚儿 - jiangrz120317的博客荣获邮电部嘉奖                                   -------黄盛元 - 柳嫚儿 - jiangrz120317的博客
 1983年  新疆北屯    黄盛元夫妇     2013年10月  上海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