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iangrz120317的博客

 
 
 

日志

 
 

天山 情 浦江缘 ——回沪战友首次聚会  

2014-03-14 12:12:26|  分类: 天山电波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2年5月6日,时隔五十年未见面的五师和十师7位老同学老战友首次相聚了。聚会地点约在一家名叫“圆缘”的茶室,不知道是巧合还是胡惜青的特意安排,《圆缘》正是老同学老战友今生情缘的最恰当的喻义!

             老伴和我赶到聚会地点时,刚进门厅就听见众人的欢笑声,寻声进入房间,小茶室的沙发上和椅子上已坐满了人。迎门沙发上坐着一位老战友,我和老伴一眼就认出:“黄盛元!”   黄盛元也马上认出了老伴,时隔半个世纪的两双手紧紧地握在一起!我连忙上前问:“黄盛元,你还认识我吗?”黄盛元笑着说:“你的变化有点儿大,不大敢认了。”  我连忙说,“我是姜瑞芝。变化当然大啦,当年的小丫头变成今天的老奶奶啦!”小茶室里一片欢笑。坐在黄盛元旁边是郑志烨(曹剑平爱人),小郑的模样几乎没怎么变,小郑也认出了我,我俩叫着双方的名字紧紧地拥抱在一起激动得说不出话来;当老伴和我看见静静地坐在小郑旁边的一位瘦削老人,知道了这位失明老人就是曹剑平,“曹剑平,你好!”小曹缓缓地站起来,叫着老伴和我的名字紧紧地和老成拥抱,他的脸颊因激动而有点微微泛红。小曹说,他昨晚想着今天的聚会,怎么也睡不着,一晚上可能只睡了三、四个小时。我看着小曹因失明而失去光彩的双目,忍不住鼻子发酸。我和老伴扶小曹坐下,夫人郑志烨连忙伸出手握住了小曹的手。

           坐在小曹斜对面的是——“ 顾友信!”  老伴和我同时叫了起来。顾友信笑哈哈地说:“哈,我就不吭气,看看你们还认不认识我!”“认识、认识!你一点儿都没变!你还是二十岁的模样,就是胖了点。”小房间里又爆发出一阵愉快的笑声。

            胡惜青坐在门旁,微笑地看着大家,我们连忙转过身和他握手,胡惜青还是那么挺拔,他满面笑容地和我们互相握手问好。他转告我们,唐德元今天家中有事来不了,托他 “给大家道个歉,问大家好”,我们也请胡惜青代问唐德元好。

             坐在胡惜青旁边的是赵青,俊俏的赵青今天一身黑金丝绒套裙,项上多串珍珠项链衬托得她秀丽的脸庞更加白皙。我俩连忙握手问好。曹剑平、赵青和我是1963年同天进疆的老战友,1966年她从博乐调到哈密后我们就在一起,是老同学、老战友、老朋友了。赵青说 “张伟明身体欠佳 ,他向战友们请个假,并问大家好!” 大家也都祝他早日恢复健康,尽快和战友们见面!

           人都到齐了,战友们高兴地用上海话叽里呱啦地大声说笑着,突然想起黄盛元是“山东小伙、上海女婿,”  大伙儿连忙道歉改说普通话。大家七嘴八舌地问他:“你学会上海话了没有哇?”    “能不能听懂上海话呀?”  “ 刚才我们说的你听懂了没有啊?”   黄盛元对大家说:“我跟媳妇到上海十几年了,一句上海话也没学会,但上海话我基本能听懂。”  黄盛元转向我笑着说:“姜瑞芝,你真的变多了,性格变得活泼了。在教导队的时候,你扎着俩小辫,一讲话脸就红,很害羞,那时你是一个很腼腆很文静的小姑娘。” 老伴插话:“都是当老师当的,在家话也多。”   我说:“也可能是跟学生讲话多,说习惯了。再则,‘树老根多、人老话多’ 嘛!今天又是老战友们重逢,‘人逢喜事精神爽’ 啊!”  我的话刚一落地,胡惜青转向老伴好奇地问:“哎,你们俩怎么成了一家子了呢?没见你们在教导队谈恋爱呀!” 我说,“教导队我们没有谈恋爱,毕业工作了三、四年后才谈的。”  老伴说,“结婚时我都28岁了。”   

      大家又谈到了改行后的工作。黄盛元说,他改行后分到邮电局,先后在机要室、营业厅干过,后担任机要押运员直到退休。他说,“冬天跑邮运很困难,阿勒泰的暴风雪很厉害。”  “有一次邮车在离目的地只有五公里的地方开进了一个叫‘闹海’的大风口,风大雪大,沟沟壑壑都被雪填平了,邮车陷进沟里了,天已傍晚,风雪搅得天昏地暗,根本辨不清方向”,黄盛元说,“他下车找到几棵大蓬草根据风向来辨别他们所处的位置。狂风刮得人都无法站立,无奈他们只好弃车,拿上机要文件和枪支,在膝盖深的积雪中走了三个多小时才到了一居民点求救。那天有零下四十多度,他们几乎都冻僵了。”    因为他们保护了机要文件和所有的邮件,人员也没有伤亡,为此他们获得了自治区和国家邮电部的嘉奖!我们都向他祝贺,黄盛元微笑着说,“在阿尔泰,像这样的暴风雪是家常便饭,平常得很 ”。

            胡惜青改行后自学财经业务并获得大专文凭,由于工作出色,他被提拔当了财政局副局长。接着同学们纷纷提到了胡妈妈,大家感谢胡惜青妈妈当年给大家拍的照片。1964年胡妈妈是支边随队医生,路经乌鲁木齐到六道湾来看望儿子时给各师同学拍了照片,“太珍贵了!我们都仔细地保存到现在,还能看到五十年前的年轻模样全要感谢胡妈妈!”   当大家得知胡妈妈几年前已经离世,我们都一致祈愿胡妈妈在天堂过得好。

       顾友信说毕业后他分到五师边境农场电台,兵团改制后他调到地方公安部门,后又参军到武警部队,担任营教导员 ;八十年代转业回上海在闵行一街道党工委工作直至退休。他说,他身体不大好,曾经动过大手术,“捡了一条命!”  同学们都请他多多保重,祝他健康幸福!

       大家说着各自的经历,也谈到五十年前教导队时的青春往事。曹剑平的记忆力特别好,几十年过去了,教导队里许多的人和事他都记得很清楚。他说:“一师的杨建华是我们的班长;张书奋的篮球打得非常好;工建师的大个子关家瑞和赵青在春节联欢会上表演歌舞 《逛新城》非常受欢迎 ”。大家笑着说,个子娇小的赵青在前面边舞边唱,一米八五的关家瑞弯着腰笑呵呵地在后面跟着,"阿爸耶!——哎!快快走!——哦!看看拉萨新面貌!" 赵青笑着说:“那时侯年轻,可真快活啊!” 

      大家又说,冬天下大雪,天寒地冻,男同学们在食堂前面的大斜坡上滑冰,十师的“小尕娃”伊建国从坡上滑到坡底下摔了一个大马趴把一颗门牙磕掉了,瘦小的他捂着嘴巴大哭 :“哎呀妈呀,我的一颗牙磕掉啦!”

      小曹又说,1964年夏天连续几天下大雨,把教室和宿舍的土房顶都下塌了,同学们没地方睡觉,学校后面的解放军某部炮连伸出援手,腾出了一间砖瓦房给女同学住了几天,男同学全部搬到兵团大会议室的舞台上睡觉。

       又有同学说,“周六晚上同学们到学校后面的老乡庄子去看电影,没有路灯,打上手电沿着水渠边上走,看完电影回来都大半夜了。”  “那么黑的天、走在那么窄的水渠边上,竟没有一个人跌进水渠里!”  大家兴奋地七嘴八舌地说着青春时代的点点滴滴,每一件趣事都引起满头华发的老战友们一阵阵幸福甜蜜的回忆。

            大家最敬佩的还是曹剑平和郑志烨两口。小曹患糖尿病已有五十年了,小曹深情地说:“都是小郑照顾得好,年轻时她又要照顾两个孩子,又要上班,还要照顾我,” 小曹握着小郑的手动情地说:“她太辛苦了!”  

        小曹和小郑从小学到初中是同班同学,初中毕业后小曹支边到新疆,小郑考上师范毕业后分在上海一所中心小学教书。1967年文革期间,知青们为逃避武斗回到了上海。一次偶然的机会小曹在马路上碰到了小郑,两人开始交往、而后就谈恋爱了。这事却遭到了小郑父母的极力反对,他们不愿意女儿嫁给一个患有糖尿病、远在新疆工作的年轻人。小郑的爸妈另给宝贝女儿找了一个“条件比小曹还要好” 的上海小伙子,但小郑对父母说:“爸妈,我这一辈子就跟定小曹了!小曹生病我照顾他,两地分居,我就调到新疆去!”   

         两个相爱的年轻人结婚了。一年后,小郑毅然打了调动报告,从上海调到了小曹身边。后来两个孩子相继出生,小郑又要照顾孩子、又要照顾小曹还要教学,几副担子都压在小郑娇嫩的肩膀上。小郑是一位很能干的姑娘,不仅会烧一手好菜,孩子们的衣服都是她自己剪裁、缝制。她还会结一手漂亮的毛衣!家里、院里收拾得干干净净,孩子们穿得整整齐齐;教学工作干得又很出色。后小郑调到中学,身上的担子更重了,她努力安排好家事,挤出时间认真钻研业务,她的工作同样受到了中学领导和老师们的一致好评。后因小曹的病情加重,八十年代小曹病退他们回到了父母亲老家常州居住。几十年过去了,两人患难与共、不离不弃。两人感人的故事深深地打动了在座的每一位老战友,大家都深情地祝福曹剑平夫妇健康快乐、幸福美满!小郑笑着说:“现在好了,儿女们都长大了,也都成家立业有儿有女了,我们也可以过舒心、轻松的生活啦。”  我看着小郑嘴角旁那一对笑盈盈的小酒窝和两人自始至终握在一起的双手,心中充满了敬意,。

       餐后,战友们站在门口合影,每位战友的笑容里都洋溢着真挚的友谊和幸福的爱情。  

                                  五十年后再聚首


                              风华茂,
                              革命种。
                              奔赴边疆豪气冲,
                              青春火样红。

                                 鬓发白,
                                 沧桑容。
                                半世相逢热泪涌,
                                笑谈沐春风。     
                                              

战友情深 - 柳嫚儿 - jiangrz120317的博客

 五师、十师7位战友五十年后第一次聚会:

前左起:赵青、姜瑞芝、黄盛元

后左起:顾友信、成妙根、曹剑平、胡惜青


战友情深 - 柳嫚儿 - jiangrz120317的博客
前左起:黄盛元、朱宝龙;后左起:顾友信、成妙根、曹剑平、胡惜青
战友情深 - 柳嫚儿 - jiangrz120317的博客

 前左:赵青 、郑志烨;  后左:姜瑞芝、周昌荣


战友情深 - 柳嫚儿 - jiangrz120317的博客

 左起:                  赵青、    姜瑞芝、 郑志烨

战友情深 - 柳嫚儿 - jiangrz120317的博客

 十师战友:黄盛元             胡惜青

战友情深 - 柳嫚儿 - jiangrz120317的博客

 曹剑平、郑志烨夫妇

战友情深 - 柳嫚儿 - jiangrz120317的博客

五师哈密战友: 前左: 赵青 、姜瑞芝、郑志烨、周昌荣

后左; 顾友信、成妙根、曹剑平、朱宝龙


战友情深 - 柳嫚儿 - jiangrz120317的博客
 师战友前左:赵青 姜瑞芝;后左:顾友信 成妙根 曹剑平
天山缘 浦江情    ——记新疆兵团教导队回沪战友第一次欢乐团聚 - 柳嫚儿 - jiangrz120317的博客分享到:        
阅读(22)| 评论(5)| 转载 (0) |举报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