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iangrz120317的博客

 
 
 

日志

 
 

【转载】六道湾记事  

2013-01-23 21:03:36|  分类: 天山电波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柳嫚儿《情暖六道湾》

        

         1963年 十月份我们到了乌鲁木齐六道湾,那是乌鲁木齐的郊区,四周围是老乡的地。

学校,其实只是几间废弃的马厩,没有教室,没有宿舍,通讯教导队要在我们手中建起!

        先到的其他师的学员已经在上房泥了。我们放下行李立即投入建校劳动。我从来没见

过全是用土垒的房子,没有一块砖,没有一根木料,房顶也是用泥糊的。我们把和好的泥铲

进桶里,房顶上的男同学用绳子吊上去,一天干下来,累得腰酸背痛。但觉得很兴奋:这就

是革命锻炼,这就是延安生活!

         没有水,得从远处用人力车拉水解决几十人的吃饭和生活用水问题。同学们每天轮流拉水。

为此,还有一个笑话:在一次的班民主生活会上,曹剑平操着上海口音说:“我la si 不积极、

不主动,以后一定改。”  北方同学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拉屎还要做检讨?”上海同学连忙

“翻译”:“la si  ---拉水”,这个笑话在同学中传了好几天。

         十一月份就下起了雪,天很冷。我们没见过这么大的雪,在大雪纷飞中劳动是第一次。很有

战天斗地的感觉,心里充满了自豪!

         经过一个多月的劳动,堆满马粪的长长的一排马厩被改建成了教室、宿舍、食堂和教员办公室。

六十来人的教导队大多数是男生,男生分住两间大集体宿舍,十几个女生集体住一间。宿舍很狭窄,

木板钉的大通铺从房间这头顶到那头。头顶上空拉一根细铁丝挂大家的洗脸毛巾,靠火墙放了一张

小课桌,上面放所有人的牙刷杯子。每天干完活回宿舍是最热闹、最开心的时间,十几个女孩子在

一起,说的笑的闹的唱的,田兰瑛和陈宝娣爱唱越剧和沪剧,《红楼梦》中的“宝玉哭灵”和《星星

之火》中的小珍子和妈妈的对唱经常被大家要求一唱再唱,这两个节目几乎是女生宿舍和以后班级

娱乐活动时的保留节目。唱多了连北方同学也能哼唱几句。

         农一师的马祝维是女高音爱好者,《小二黑结婚》的插曲“清粼粼的水唻哎,蓝个莹莹的天”

是她的经典节目,房子后头是她每天课余练歌喉的地方。漂亮的张金菊爱唱民歌,“草原之夜”那优

美的旋律和温情的歌词深深地打动了我,那是我第一次听到的最动人的曲调。六十年代初是讲阶级斗

争的年代,情歌是被打上“消磨阶级斗争意志”烙印的靡靡之音。但是那首歌从一个二十左右的女孩子

嘴里唱出来,太好听了!我很快地跟她学会了这首歌,而且一直喜爱至今。

         十几个人睡一间房,晚上上厕所要出门到几十米远的露天厕所,一个人不敢出去,总是

叫上两、三个人一起去。冬天冰天雪地上完厕所回来后躺在被窝里好长时间都暖和不过来。

        军事训练开始了。

      每天 长时间地趴在 雪地里练打枪,很冷很冷,我都觉得眼睛、鼻子、耳朵、嘴和手都冻住了,

嘴几乎都张不开了。

       白天训练和上课,晚上要轮流站岗放哨。天寒地冻,零下二、三十度,一会儿就能把人冻僵!

北方同学都是兵团老兵的子弟,土生土长,他们很聪明,他们叫大家把雪堆成一座小山,泼上

水冻上一夜结实了,然后用铁锹在大雪堆上掏个大门,两个人可以同时站在里面避寒。尽管还

是冷得要死,但终究可以挡挡凛冽的寒风。两人一班、两小时一换岗。那时我们都背着步枪站岗,

我们女孩子胆子也挺大的,也记不得枪里有没有子弹了。

        夜里还有紧急集合,急促的哨声使人很紧张、很有战争年代气氛。一次大家都熄灯睡下了,

半夜里忽然听到紧急集合的哨声,大家急忙穿上衣服朝操场上跑、集合点名!点到马学庆,他

大声喊“到!”后面的一个男同学突然大笑起来:“马学庆把棉绒裤穿反了,开口穿到后面啦!”

男同学都大笑起来,女同学不好意思大笑,就都捂着嘴偷笑。张金山教员起先还绷着脸:“严肃”,

在大家的哄笑声中,最后也忍不住笑起来。他宣布命令:“今天晚上卸煤!”    那天晚上运来了

几卡车煤,今天半夜“紧急集合”就是“突击卸煤!”

        学习生活全是军事化。每天早晨天蒙蒙亮就要起床集合、跑操。乡间土路高低不平,加上白天

下雪、中午化雪,夜间冻硬了,早上踩在高低不平的  、极滑的路面上跑,经常是这个摔倒刚爬起来

那个又摔倒了。等我们气喘嘘嘘地跑到“一炮成功”山脚下时,抬头望着山顶上韩教导员手中挥动

的那面红旗时,真是感到“心有余而力不足”了。可是那是不能停下的,必须往上冲!男同学们一

路叫着直往山顶上冲,我奋力地挪动双腿就是跑不快。每当在半山路上跑不动时,总有路过的同

伸出手拉起你的手就往山上“跑”, 等我们连走带爬地到了山顶时,几乎瘫在地上,有的同学呕吐

不止,脸色煞白。但是还是不能停下来休息,还得往山下跑。山是阶梯式的一道一道的土坎,男同

学们欢蹦跳跃着下了山,女同学们跌跌撞撞地朝山下赶。 回教导队,赶紧刷牙、洗脸、排队吃早

饭,然后赶快进教室上课。

        马厩改的教室又窄又长,记不得是两张还是三张课桌紧排在一起,一直从教室前头一溜溜地

一直排到好后头,教室后头还有两张乒乓桌子。真不知道当年这个马厩里一共喂了多少匹马!

        同学们的学习热情极高,教员要求极严!一页電码错一个码字就扣22分,错2个扣44分就

不及格!我的收报成绩很好,满分的卷面经常和其他同学的一起被张贴在教室后面的墙上,心里

喜滋滋的。

      大概半个学期过去了,不知怎的,有的同学先后被一个个地退了回去!后来听说是查出家有

属在海外,或者其父亲是9.25国民党起义人员。眼看着过几天就走一、二个,心里很不是滋味,

们只有十六、七岁,刚出校门,就要经受这样的政治屈辱。那时教导队笼罩在一片极沉重和极

压抑的气氛中。如果家中几代都是工、农出身,没有任何历史问题,基本上可以安心学习。可是,

我心里立刻恐慌了起来,尽管我的父亲早年参加了抗日,可我的爷爷是富农,这个思想包袱从中

学要求入团起,就压得我很难过。我每天惶恐不安,不知什么时候通知你“打起背包回去吧,”

我已没心思学习了,每天担惊受怕,不敢和教员面对面,不能与同学交流,默默地等着突然

宣布的那一天。

          后半学期学习发报技术,可想而知,优秀的行列里已经没有我了,我感到很无助,我曾偷偷

地哭过好几次。这种状况一直延续到毕业。毕业典礼在兵团司令部会议室里举行,丁盛司令员问

“都是工人阶级、贫下中农出身吗?”   教导队领导回答“只有一个学员的祖父是富农,”  我的

“嗡”的一下大了,我知道这指的是我。

              学习结束后,我分配到哈密天山北麓、海拔2500米的马圈沟。

 

 

战友情深    (记六道湾往事) - 柳嫚儿 - jiangrz120317的博客

 农五师四位女生

 

战友情深    (记六道湾往事) - 柳嫚儿 - jiangrz120317的博客

 陈宝娣         沪剧《星星之火》唱得特别好

 

战友情深    (记六道湾往事) - 柳嫚儿 - jiangrz120317的博客

 田兰瑛     唱 越剧《红楼梦)特别受欢迎

 

战友情深    (记六道湾往事) - 柳嫚儿 - jiangrz120317的博客
 左 张金菊        唱《草原之夜》优美动听 ;
右 马祝维         女高音独唱:《小二黑结婚》

 

战友情深    (记六道湾往事) - 柳嫚儿 - jiangrz120317的博客

 曹剑平 多才多艺 沪剧、越剧、歌曲 都唱得很好;

            画画得很好,一手漂亮的毛笔字和钢笔字


战友情深    (记六道湾往事) - 柳嫚儿 - jiangrz120317的博客

 农五师 前左起:曹剑平 陈宝娣 我 田兰瑛 赵青

            后左起:王玉山 刘忠 张伟明 顾友信 成妙根

 

战友情深    (记六道湾往事) - 柳嫚儿 - jiangrz120317的博客

 前左 龙江琳 杨姚旗 许秀珍 张金菊 我 马祝维

后左 谢小桃 李冰颖 辛宝珍 陈宝娣 田兰瑛 张雅玲 赵青

 

战友情深    (记六道湾往事) - 柳嫚儿 - jiangrz120317的博客

 前左起:谢晓桃、李冰颖、辛保珍、陈宝娣、田兰 瑛、赵青

后左起:龙江琳、杨姚旗、许秀珍、张金菊、姜瑞芝、马祝维、张雅玲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