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iangrz120317的博客

 
 
 

日志

 
 

新广路小学  

2012-10-02 10:41:50|  分类: 往事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村有六、七家人在上海居住,他们都很关心我的入学问题。      我们的关系很密切,

经常来往、走动。我们家的辈份大,他们都称我爸我妈“三爷”、“三奶”,叫我“小姑”。

我一个十岁的孩子怎么能三、四十岁的大人“侄"、"侄媳妇" 呢?每次大家到我们家来,他们

“小姑”、“小姑”的叫我,可我就是不好意思张口叫他们“侄、”“侄媳妇·”。我比他们的

大孩子也只大三、四岁,可他们都叫我“小姑奶奶”,听了要多别扭有多别扭:“十岁的小孩怎么

能当姑奶奶?”

        有一位住在新乡路的“侄媳妇”、她的小姑子在上海读三年级,要回老家去。这位“侄媳妇”

连忙把这事对我爸爸讲了,要我去顶她小姑子的空位子。

         爸爸去联系后,领着我去考试。在办公室里做了语文和算术两份卷子,老师改下来对我爸

“算术满分,语文差、刚及格。” 好在学校收留了我,我做了三年级第二学期的插班生。

 

      第一天上学是爸爸领我去的,一路走爸爸一路教我认路。学校很远,从多伦路出来、沿着四

川北路走,经过永安电影院、第四人民医院、横滨桥、皇上皇糕饼店、群众剧场,穿过东宝兴路

再朝前走,经过新乡路到了川公路走进去、走到底左拐弯,才到了新广路,小学就在路头上,靠

近淞沪铁路,那时候火车还在开。爸爸送了我二、三次后就叫我自己上学了,那时我才是个十岁

的小姑娘。

 

         开学第一天进班级时,班主任郉德慧老师把我领进班,她大约五十岁年纪,短发、穿着一件

翻领的深蓝色的双排扣女式制服,里面是白衬衣,脚上穿了一双好看的黑皮鞋。郉老师一只手

在我肩膀上,我站在讲台前,郉老师对全班同学说,“我们班新来了一位小朋友,她叫J . r  z   ,

以后你们要互相帮助,现在大家欢迎J RZ小朋友。”   我听了心里头暖乎乎的。瞅见 小朋友们都

拍手,我挺高兴的。老师安排我坐在最后一排的一个空位子上,旁边是一位小男孩。

 

          三(一)班是全校的优秀班集体,班主任郉老师很严厉,我几乎没见她笑过。郉老师对我

要求很严格,脾气也很大。她有时候当着全体同学的面,把作业写得不好的同学的本子扔在

上,时候生气,把黑板擦摔到地上。有一次不知什么事把郉老师差点都气哭了。同学们都很

怕郉老师。

         郉老师教我们语文,她是四川人,普通话读得不太标准,朗读课文时,郉老师先领读一遍,

然后叫班上朗读好的同学范读,我们班的中队长、一位长得很美丽的小姑娘(她妈妈在家里就叫

她“小美丽”,)她朗读起来非常好听,我们都爱听她朗读,也都模仿她的语气朗读。小姑娘名

叫费伯瑶,还是上海人民广播电少儿合唱团的队员,她的成绩在班上是数一数二的,在全校

也很出名。每全校开大会,都是费伯瑶代表我们班发言,她的普通话很准,音色也很好听,同

学们都叫她“金嗓子”,文艺委员岑爱新是“银嗓子”。

 

         郉老师的课上得很生动,我很喜欢上郉老师的语文课,有一次上课,郉老师在黑板上三笔两笔

就画了一个三毛头像,像极了,就跟张乐平伯伯画的一模一样,全班同学都惊呆了,接着大家一下

都高兴地笑起来,郉老师也笑了。

         不知上的是有关哪几篇课文内容,郉老师说她老家喂的一只羊,在宰它之前流泪了,说动物也

有感情;还说她在四川老家时也过滑杆,有四个人抬着上山;   还说她女儿过生日时   她给女儿

送了一支钢笔作礼物等等。

 

         有一次郉老师红肿着眼睛进教室给我们上课,大家都不知发生了什么事,那节课的纪律比

以往郉老师上的任何一节课都安静,同学回答问题都是低声的。后来同学们知道了郉老师的姐姐

那天去了,她怕耽误我们的课,一早赶来先给我们上课,上完课才请假回去料理后事。

 

            在郉老师的语文课上,我学着按字的间架结构写字,学着分段落大意、找课文的中心思想,

学着朗读课文、学着造句、写作文。我的胆子也慢慢地大起来,上课敢举手回答问题,常能得到

郉老师的定和扬,语文成绩也慢慢地有了提高。

 

         我每天都带着一只红底、黄绿花纹的小皮球到学校去,下课就和小朋友一起玩。同学们都很

好,不嫌弃我是乡下来的小丫头,下课我们一起跳绳、跳皮筋,我每天上学都很高兴。

        三年级下学期很快就过去了,我的各科成绩大都是四分、五分。(五分制)

       

        升四年级了。我被小朋友们选作中队委员,郉老师给我分配当中队副主席,费伯瑶是中队主

席。大队主席陈肖璐的字写得最漂亮,她的钢笔字经常贴在全班的学习园地和全校的橱窗里展览。

她的爸爸是工程师,妈妈是老师,他们家里有小黑板。我们都很羡慕她。 

 

         我有一位好朋友叫李囡囡,(后改名叫李萍)下午不上学时,家庭学习小组就在她家。我们

围着大饭桌做作业,做完了就在饭桌上打兵乓球或是用米缝制的小包来横翻 、竖翻麻将牌,李

萍的妈妈也不烦我们。现在想想,那时我们也够吵闹的了。

       李萍是校鼓号队敲队鼓的队员,穿白衬衫、蓝背带裙子、白袜子和白球鞋,非常漂亮和神

气!真羡慕他们。

       李萍非常善良,也很勤快,她是家里的老大,下面有一个妹妹和两个弟弟,她除了上学以外

还要带弟弟妹妹,还要帮妈妈做些擦地、洗碗等家务活。她的母亲是继母。她有两次羡慕地看着

我的花衣服对我说,“你花衣服真好看!”     我上学经过她家,我经常到她家叫她一起上学。

         我初中毕业到新疆去的那个夏天,她冒着酷暑走了老远的路到我家来找我,我妈说我到新疆

去了。为这事我心里一直很过意不去。  我们失去了联系。几十年过去了,不知她现在怎么样了,

我一直很想念她。

      

         四(一)班仍然是全校的优秀班集体。那年虹口区举行少儿《布谷鸟歌咏比赛》,我们班

夺得虹口区第一名:《布谷鸟》奖!我们唱的歌是《我有一双万能的手》,由费伯瑶和岑爱

新二人领唱:“我一双万能的手”,我们合唱:“万能的手”;领唱:“样样事情都会做”,

合唱:“都会做”……    ; 还有一首歌是《春天来了》,一开头就唱:“布谷、布谷、布谷布

谷布谷,春天来了……”我们都涂红脸蛋和口红,男孩子一律白衬衫、蓝长裤,女同学白衬衣

花裙子,我穿的那件白衬衫是妈妈把姐姐的旧白衬衫改小了的,穿着也挺开心。当我穿着白衬衣

花格裙子站在台上,看着下面那么多人,心里直打鼓!那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上台演出。

      

       那时候学校提倡跳集体舞,一下课学校广播就开始放集体舞曲“来来来来,我们大家一起来,

唱歌跳舞多呀多愉快,唱起幸福歌,跳起欢乐舞,唱起来,跳起来,嗨嗨嗨嗨!”  各班都围成

一个大圆圈,小朋友们就在里面轮流跳,开心极了。

        每天早晨学校大门还没开时,我们都带有绳子或橡皮筋,就在校门口使劲跳,尤其是跳绳,

我们班有几个女同学跳得那个快呀,不管是单脚跳还是双脚跳,脚几乎贴着地、就像小鸡叨米似

地那么快!我跳得非常快,我们一直跳到门房间老伯伯开校门才收脚。

 

         有一次,我们几个小朋友从学校走了很远的路到郉老师家去,郉老师家住在新亚酒店四楼,

我是第一次乘电梯,站在电梯里心里有点紧张,生怕电梯掉下去。郉老师家很漂亮,我们几个小

朋友就坐在红的地板上玩。

 

         郉老师是上海市的三八红旗手,宋庆龄副主席接见了她们。郉老师对我们说,她还要争取上

北京见毛主席呢!

 

        五年级了。教我们数学的孔老师是右派,我们班的文艺委员岑爱新,一位长得像外国洋娃娃

一样漂亮的小姑娘,似懂非懂地在每节数学课打预备铃的两分钟里就领着全班同学掐头去尾、反

复复地只唱一句歌词:“右派分子想反也反不了,右派分子想反也反不了……”  一直唱满两

分钟。

        正式铃响了孔老师还没进教室,全班就开始闹腾了,有的同学满教室里乱窜,即使孔老师进

了教室,也没法上课。有一位要跟父母调到青海去、姓顾的小男孩,常自己跑板上去和其

他同学抢做数学题,一边做着鬼脸一边用五、六种彩色粉笔在数学题上描。每当同学闹得课上不

下去时,孔老师就十分无奈地把两手一摊,说:“我有十二万分的诚意要教你们,你们不学,我

有什么办法呢?”    说的次数多了,每次闹得上不下去、孔老师要开口时,一些皮的学就学

着孔老师的样子,把两手一摊,模仿孔老师的语气、抢着替他说:“我有十二万分的诚意要教你

们,你们学,我有什么办法呢?”

 

     我们都非常喜欢上历史老师徐老师的课。徐老师也是右派,他50多岁年纪,上课一口上海话,

(他老人家不会讲普通话,)但是上徐老师的课全班同学都不吵,因为徐老师的历史课是讲故

事,听徐老师的课就像听说书。记得有一节课徐老师讲民族英雄岳飞在风波亭被皇帝赐死时,全

班同学都呜呜地哭了一节课。

 

        班上有一位胖胖的小姑娘叫郭敏明,家里有十个兄弟姊妹,她排行老七,这丫头什么课都闹,

写生字就写第一个字,后面的字都用“……”表示,郉老师怎么教育她都不改;其他老师嫌她

闹就拖她出教室,她就死抱住课桌腿不放,扯着嗓子大喊大叫。可是郭敏明就佩服大队辅导员朱

老师,上朱老师的政治课她好得不得了,不吵不闹,还举手回答问题,常得到朱老师的表扬。

 

        我们学新版汉语拼音是在上午第四节上完课后再加20分钟,郉老师的普通话不好,请了其他

的老师教我们。我今天能用汉语拼音打电脑,就是那时每天上午放学后加20分钟课补学来的。

 

          我们搞小队活动没有任何老师参加。有一次我们小队活动到浦东玩,玩到中午时,小队长

男同学们捡石头搭饭灶,小姑娘们去捡枯树枝。当枯树枝在“灶”里头点着烧了一会后,放在

石头上的饭盒好像冒“烟”了,都说饭热了可以吃了,结果饭盒外面是烫的,里面的饭菜还是凉

的,小孩子们也不管了开开心心地吃了一顿凉野餐。饭后,我们在旁边的小河里洗饭盒时,一位

女同学的饭盒盖被河水冲走了,她急得大叫起来,一个小男孩立刻冲进小河一脚把饭盒盖踩

了,同时嘴里还带着一句上海话的“国骂”,惹得大家哈哈大笑!

        

          1958年大炼钢铁,每天广播里都播放:“1070万吨钢呀呼嗨,一吨也不可少呀呼嗨,一吨

唻也不少,一吨钢唻也不少……”学校号召全校同学到外面去捡废铜烂铁,我们按小队行动。

我们小队经常到河浜边上去捡,踩得鞋子上都是烂泥污浆。捡来的废铜烂铁全倒在学校的操场上。

 

       我们也积极参加 “除四害”运动,消灭老鼠、苍蝇、蚊子和麻雀,学唱“杨柳青调”,到里

弄去居民宣传:“癞痢头的日脚真难过,苍蝇叮来蚊虫咬,杨杨柳青哪哈,党中央,发号召,消

灭四害最重要,哎嗨哟,消灭四害最重要……”;放学后,我们把脸盆涂上肥皂用来扣蚊子,扣几

下脸盆上密密麻麻地粘满了蚊子;或者拿上钢精锅在弄堂里敲,震耳的响声把麻雀震昏,那时熟食

店里就卖烧麻雀或油炸麻雀,记得一角钱一只。

 

          日子过得飞快。 五年级也就这样稀里糊涂地过去了,我们班是新广路小学最差、最乱的班

郉老师为此在全班同学面前流过好几次眼泪。

 

          五年级的数学知识是打基础最关键的一年,我们班几乎没有数学学得好的同学。我本来是数

学得比语文好,结果五年级数学的许多基础知识,例如溶液百分比,向、相对等等概念,我

在还弄不大清楚,因而也直接影响到进中学后学数、理、化。

      

        六年级的数学课由教导主任鲍老师上,鲍主任是位女老师,梳两条大辫子,胖胖的脸上架一

金丝边眼镜,鲍老师很严肃,她只要在教室门口一站,班上立即安静了。

       上课纪律好了,可是要在一年的时间里把五年级的两册书的内容全补上,还要学六年级的新

识,对我们来说是不容易的,尽管老师和同学们都在努力,可是已经造成的知识缺损却很难完

补回来了。

 

          在六年级快毕业前,我们班的文艺委员岑爱新被上海市舞蹈学校招走了;双胞胎兄弟我们

班的谭觉新和另一班的兄弟谭觉铮被上海京剧院招走了。

 

               小学升中学考试后,我们班只有四位同学考上了市重点中学:我和一位男孩王振宁考上了

市重点复兴学;费伯瑶和另一位姓胡的女孩被华东师大附中录取。

 

             那时候毕业还不兴拍班级集体照。郉老师赠送给全班每位同学一张她的纪念照,52年过

去了,我一直把这张照片珍藏在我的影集里。

          

        上了中学后,我们几个同学约好了一起去看望郉老师,郉老师在我们毕业后调到了溧阳路

小学校长。

 

新广路小学 - 柳嫚儿 - jiangrz120317的博客

                班主任郉德慧老师

 

 

       

      

 

 

       

 

 

 

  评论这张
 
阅读(196)| 评论(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