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iangrz120317的博客

 
 
 

日志

 
 

离开家乡  

2012-09-20 19:25:51|  分类: 往事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56年的暑假,姐姐从上海回家了。我听姐姐说,她进村走到街上,看到我站在

街上玩,穿着件脏兮兮的小汗衫和一条小短裤,姐姐的鼻子一酸就哭了。

        姐姐是回来接妈妈、哥哥和我到上海的。爸爸已不领津贴费了,改成发工资了,我们

家可以住在一起了。

         走的那天很早,我都没有跟小伙伴们道别。谁知这一走,竟然是在四十年后我才回到

我日夜想的故乡。

 

        天还没亮,大哥(堂大哥)就牵了一头驮着两只柳条筐的骡子在大门口等着,哥哥和我

一人坐进一只筐,妈妈坐在骡子背上的架子上,大哥牵着骡子,姐姐在旁跟着走。从家到火车

站有30里地的山路,颠了很长时间才到了一个叫徐家店的大村子,我们从这儿上火车。

        火车还没来,姐姐指着两根长长的铁条对妈妈和我们说,这叫铁轨,火车就在这上面走,

我问姐姐,“火车吃草吗?”      姐姐笑着说,火车吃煤,力气大,能把大家拉着跑。

        火车轰隆隆地开过来了,是连在一起的一个个的大方廂子。大哥和姐姐领着妈妈、哥哥和

我进厢子坐好,大哥和妈妈、姐姐说了几句话后就红着眼睛和妈妈告别,妈妈和姐姐也都哭了。

        

          我上厕所不知怎么用,就把“粑粑”拉在厕所地上了,列车员把姐姐叫去清扫,我见姐姐洗

了扇子从厕所那边过来了。

         妈妈晕车还发高烧,病得很厉害,妈妈都烧糊涂了,她走到背后的座位上对人家说:“我到

你大嫂家坐坐。”    这可把姐姐吓坏了,姐姐把妈妈扶到妈的位子上坐好后,立即去找列车长。

列车长过来看妈妈,大概姐姐要求不在济南转车,直接乘到上海,可能列车长没答应,姐姐哭着

说:“你们不能见死不救哇!”       不知为什么 我对这句话的印象特别深,也可能懂得了妈妈的

病情很严重。

         我们还是在济南下了车。姐姐把妈妈、哥哥和我安顿在一棵树荫下就去买吃的了。妈妈半倚

半躺在包袱上,妈妈仍在生病,我心里很难过,可什么忙也帮不上。我望见不远处有几个和我差

不多大的小孩子,穿的很漂亮,女孩子们都穿着好看的衬衫和花裙子,小辫子上还扎着花花绿绿

的绸带;男孩子也穿衬衫和整齐的短裤,他们一只手里拿着一个小纸袋子,另一只手里拿着苍蝇

拍子在打苍蝇。

        姐姐回来了,买了好几个火烧(面烙饼),姐姐还买了四根冰棒,妈妈、哥哥和我都是第一

次吃冰棒,姐姐说四分钱一根,我舔着,好凉好甜,真好吃。

 

           后来又怎么上的火车我就记不住了。火车到了南京车站,姐姐买了一只烧熟的鸭子,妈妈

晕车不吃,我和哥哥也晕车,但还是都吃了一块,很香的,这是我们第一次吃板鸭。

        火车到了上海老北站,我们下车了,我们也坐在一块荫凉处,姐姐在找爸爸。 

好像有一处搭的脚手架在修房子,脚手架下有一位穿漂亮旗袍的妈妈领着一个大约五、六岁穿粉

色连衣裙的小姑娘在下面走,我看着她们走远的背影,她们就像纸画上一样美。

 

        记不得是怎么离开北站的。我只记得我们到了横浜路,在那儿有个诊所,爸爸扶着妈妈进去

看病,我们坐在门外的长条板凳上。路面是弹格路,诊所对面是一间架着个大锅烧水的房子,房

子很破旧。我们不走了,我以为那就是我们的家,这个破房子还不如老家的房子好呢,我心里很

别扭。

        妈妈和爸爸从诊所出来了,我们坐上了三轮车继续走,这也是我们第一次坐三轮车,两辆车

的三轮车夫都很费力地蹬着,从横浜路到多伦路都是弹格路。

         车在一排高大的楼房前面停下来,弄堂很宽敞、很干净,大门口前有两阶台阶,走上去是有

三、四平方赫红色的大理石,靠外有好多根像花瓶似的石头栏杆。大门上半截是块厚厚的带花纹的

大玻璃。 爸爸拿钥匙开了门,房间很大,空的,红的木地板。我们又上了楼,楼梯也是红色的木

楼梯,扶手又光又滑,很漂亮。上到楼梯一半还有一间小房间,姐姐说是“亭子间”。又上了一

小段楼梯到了二楼,门是果绿色的,房门外还有一架电话机。爸爸打开了门,枣红色的木地板,雪

白的墙面和天花板,淡绿色的油漆墙裙,淡绿色的宽大的两扇玻璃隔板和小方格的玻璃门把房间分

里外两间,我一下子坐在地板上,真干净!

        姐姐教我们开電灯,只要用手指往下一板墙上的小疙瘩,吊在天花板上的莲花似的灯罩里的灯

就亮了,一板,又灭了!妈妈说:“这可省了灯油了。”    

          这就是我们的新家,和爸爸住在一起的家,也是我支边进疆三十年一直想念的温馨无比的家。

 

        

 

 

  评论这张
 
阅读(190)|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