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iangrz120317的博客

 
 
 

日志

 
 

童年杂记  

2012-09-01 20:03:38|  分类: 往事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家乡是一个依山傍水、风景秀丽的小山村,她像一幅清晰的山水画深深地印在我的记忆里;那快乐的无忧无虑的童年往事也像一张张清晰的老底片深深地嵌在我的脑海里。自从小时候离开家乡后,不论我到了那里,村里那棵直径一米多粗的、有几百年树龄的老银杏树;那飘着槐花香的街道;清澈见底的小南河;夏日夜晚麦场上一闪一闪四处飞舞的萤火虫;家门口那块青石板;我儿时的小伙伴,哦,几十年来,故乡的山山水水、一草一木一直使我魂牵梦萦、无限地眷恋。

        五、六岁以前的事已记不清了,许多事都是听妈妈和姐姐说的。

        我出生的时候家乡已经是解放区了。 爸爸和村里许多人一样,都在外面参加抗日。在我出生的第二年不知是闹饥荒还是什么,家里没有吃的,妈妈也没有奶水,妈妈说我整天张着嘴哇哇哭,姐姐每天到山上挖野菜,可是山上能吃的野菜也早已被人们挖的差不多了;十来岁的姐姐就和村里其他大孩子一样爬上树去勾摘嫩树叶回来掺和着少的可怜的苞谷面捏握成半个馒头状贴在锅边上蒸烤着吃,妈妈单另团一个放苞谷面多点的给我吃,每天妈妈、姐姐和哥哥吃的几乎全是野菜或树叶馍馍。妈妈说:可怜你没长两颗牙,菜馍在牙床上磨呀磨,磨半天才咽下去。姐姐说,你饿得整天价哭,你的嘴大就是那时候哭大的。

         1949年我三岁那年,父亲随部队南下到了上海。

 

      六岁那年,父亲从上海回村里看望妈妈和我们。爸爸带回来一个旅行袋,里面放了很多花花绿绿糖纸包的糖,每次我剥开一粒糖,先舔舔糖纸,然后把糖含在嘴里细细地品味,那满嘴的香甜立即溢满全身。家里头从早到晚都是来看望爸爸的大人们,他们说的事我也听不懂,我常常是嘴里含着糖就在炕上睡着了。从我记事起,那是我第一次吃这么好吃的糖。

 

            1952年,家里的生活有所好转,爸爸把姐姐接到上海读书。那时父亲拿部队津贴,没法接全家到上海。家里的地由村政府派人代耕

        听大人们说,村里的多数人家都有父亲、丈夫或儿子在外抗日打仗,村里有很多人家的丈夫、父亲或儿子牺牲在抗日战场上。

         我家东面胡同论辈份我称大哥家,他有五个儿子先后当兵,两个儿子牺牲在战场上。

         西边胡同里,两位老人的两个儿子全牺牲了,家里只有两个年轻的媳妇和两个年幼的小孙儿。大孙子比我大四岁,小孙子和我是同班同学。

 

         我也经常听妈妈和大人们讲当年日本鬼子对村民们的暴行。鬼子进村前,人们都赶紧跑到村外山洞里躲避,妈妈说鬼子的飞机几乎就檫着树梢飞过去。妈妈说,有一次鬼子进我们村,有一位大娘来不及进山躲避,急忙中她跳进猪圈抓起猪粪抹了一脸一身,又把猪食塞进嘴里,鬼子进院见是个疯女人就走了,大娘这才逃过了一劫!

         大人们也常常说起八路军抗日打鬼子的故事。说八路军打玩底(地名)的战斗异常激烈,说东村的老百姓用自制的地雷炸死了许多鬼子,东村的地雷战使鬼子们闻风丧胆。(电影《地雷战》讲的就是我们海阳老百姓自制地雷炸日本鬼子的英勇故事。)

        八年抗战胜利了,为纪念和缅怀牺牲的革命烈士   在曾经和日本鬼子进行过浴血奋战的马石山山顶上,人民建立了一座高高的抗日革命烈士纪念碑!

         

       解放初期不少复员军人回到了村里。

      胡同北头我轮辈份也叫大哥大嫂的两个儿子当兵复员回到家乡。小儿子是我姐的小学同学,他在部队里是位军医,回村后就给当时缺医少药的乡亲们看病了。

        大儿子复员后做什么工作记不得了,但我深深地记得他会弹非常好听的凤凰琴。他弹《牧羊姑娘》,我坐在我家门口的青石板上听着,这是我生平第一次听到这么美妙的声音,从凤凰琴弦上发出的略带忧伤的旋律在胡同里回响,六、七岁的我就坐在家门口的青石板上呆呆地听,“对面山上的姑娘,你为什么这么忧伤,泪水浸透了你的衣裳,你为什么还不回家乡、回家乡……”     这是我的第一堂音乐启蒙课。我至今都非常喜欢这首《牧羊姑娘》。

 

       我有三个年龄差不多大的一起玩耍的小伙伴,胡同南头的延芳、住在上街的姜敏和下街的顺芳。每天除了各回各家吃饭、睡觉外,我们四个小人儿几乎整天形影不离!春天,我们整天满山遍野地跑,去採野花,把採来的山菊花、海棠花枝捧回家插在屋里的瓶子里;上山去挖野菜,把挖到的小野蒜、野蔥就放嘴里嚼;把迎春花放进嘴里,甜丝丝的;我们还上树採摘槐树枝上一嘟噜一嘟噜的槐树花吃。

 

         胡同北头住着两位王姓老夫妇,他们家窗外种了好几棵节节高花,桃红色的花瓣真漂亮,老人就给我们每人摘一朵插在头上,嚄,那个美呀!

        妈妈喜爱菊花,在我家的院子里,妈妈种了好几盆黄色、雪青色和白色的菊花。每当秋天菊花盛开的时候,小院子真漂亮!

 

        长大后, 我喜爱那黄色的、白色的、紫色的野菊花;喜欢那满地的不知名的各种野菜;喜欢听各种知了欢快的歌唱;喜欢蓝天白云,也喜欢河滩上各种形状的鹅卵石。

         我更是对海棠花、尤其是当年插在头上的节节高花、菊花、槐花、杏花、桃花充满了特殊的喜爱!这可能就是儿时美好记忆的延续吧。

 

童年杂记 - 柳嫚儿 - jiangrz120317的博客

 漫山的野花

 

 

童年杂记 - 柳嫚儿 - jiangrz120317的博客

 海棠花

 

童年杂记 - 柳嫚儿 - jiangrz120317的博客

 节节高花

 

童年杂记 - 柳嫚儿 - jiangrz120317的博客

 迎春花

 

 

童年杂记 - 柳嫚儿 - jiangrz120317的博客

 梅子

 

       小孩子什么都想尝,夏天的雨后,我们就到杏树底下捡被风刮落的杏子吃,每人都能捡一衣服口袋;延芳家场院里有一棵很甜的杏梅树,我们常常背着大人爬上树去採那些熟了的杏梅吃;我家场院边上的两棵大麻枣又大又甜,我们就用长棍子打红枣吃。

       夏天打完麦子后扎成的麦秸捆,大人们用来堆成个小屋看麦场,这麦秸小屋也成了我们四人玩耍的小天地。我们在里边“做饭饭”、唱歌、抓石头子玩,玩饿了就回家吃饭。

       大人们手很巧,他们会用麦秸编织蝈蝈笼、小花篮、放东西的小盘子等很多漂亮的工艺品。我们小孩子也会用麦秸编织成S形、8字形发卡,戴在头上也很漂亮的。

       村边的小南河是我们常去的地方,只要不发洪水,小河清澈见底,小鱼儿在河里自由自在地游着,掀开鹅卵石就可以见到藏着的小鱼儿,但我们都很难捉到的。

       夏天的太阳把河水晒得温温的,大姑娘、小媳妇都在河里洗衣裳,衣裳洗好就晾在河滩鹅卵石上。她们就开始洗头发,她们在河边的一种矮树上摘下一把树叶在手里搓揉出汁,然后把汁抹到头发上轻轻地揉搓上一会儿,再在小河里把头发漂洗干净,头发又香又亮又干净!我们小孩子也学样,头发也洗得又滑又亮!姐姐告诉我,那种洗头的是榆树钱叶和芝麻叶。

 

         秋天是我们的小嘴最享福的时候,先不说那山上挂满枝头熟透的桃子、梨、苹果、柿子,就那些甜甜的像甘蔗一样的玉米秆、高粱秆就够我们享受好长时间了。在刨完的花生地里,我们提个小篮子、拿把小铲子还能翻捡不少落花生呢!我们在芋头地里、地瓜地里、土豆地里、萝卜地里都能捡回很多“胜利果实”!

 

       深秋草都开始枯黄了,我们小伙伴们每人扛把小爪篱,小爪篱上挂个小蒲包,上山去搂草回来给妈妈烧灶做饭。我们边玩边搂,每个人也能搂满一小蒲包,当我们背着装满草的小蒲包走在回村的路上、听着大人们的赞扬,心里乐滋滋的。回家后,听着妈妈的夸奖,吃着妈妈从挂在高处的篮子里拿出的桃子或柿子时,心里充满了自豪对妈说:“妈,我长大了,我可以帮您干活了!”

 

        冬天屋檐下挂了一尺多长的冰柱子,冬天村边的南河、东河全封冻了。河面结成了厚厚的冰,村里的孩子们都到河里滑冰。我们小孩子不会溜,就拉着河边的柳树枝条溜,或者一个蹲着,一个拉着另一个的手慢慢滑,渴了就啃块冰,饿了就回家吃饭去。

 

        平时家家户户都吃苞谷面蒸烤的饼子或高粱面发糕。冬天大人都不下地干活了,全家老少都只吃储冬的地瓜、地瓜干,地瓜条,一直吃到开春。

 

        只有到过年时才能吃到面类食品。那也只是地瓜面做的饽饽和包的饺子。白面饺子是供品,只有等大人小孩们磕完头、供品撤下来了我们才能尝到几个全白面包的饺子。妈妈蒸的白面大饽饽,是客人来了吃的。如果吃不完,妈妈就把白面饽饽放在篮子里高高地挂起来慢慢吃。

        记得有次我把院子扫干净了,妈妈就从挂的篮子里拿出一个大白面饽饽,切了一大片给我吃。那时候不管粗磨麦面还是细白面蒸的饽饽,不管热吃冷吃,有都一股诱人的、特殊的麦香味,也只有家乡的饽饽才有这种熟悉的麦香味。

 

        妈妈的手很巧,不知是什么节,村里家家户户都用白面揉和着豆面、百合花做成各种小动物状,并在每个动物的身上捏一个小圈圈,里面放一根浸了油的灯芯,点亮后把小面猪放到猪圈边的围墙上,把小狗放到狗窝旁,小牛放到牛圈旁,小鸡放到鸡窝边,家家户户满院子点的亮堂堂的,小孩子们就这家那家地窜来窜去地玩。妈妈做的各种小动物都特别地像,逼真极了!

 

           春天到了,该春耕了,我不知道是个什么节气,家家都把牛赶到东河滩上斗牛,牛狂奔,或者两头牛的牛角扭在一起顶,人不和牛斗,人们在河滩高沿上紧张地兴奋地呼喊着。牛斗完了,各家再把自家的牛牵走,春耕就开始了。

 

        解放初期,八岁才能上学。 在我六岁的某一天,我不知怎的突然想起要上学,就一个人跑到设在关帝庙的小学,也不知是上课还是下课,我对学校唯一的一位老师说:“肖老师,我要来念书。"  肖老师和大家都笑起来了,他问我,“你早上起来穿衣服会扣扣子吗?”    我连忙说:“我会!”  我马上解开一个扣又马上扣好了。那位肖老师笑着又问我“会唱歌吗?”       我大声

说“会!”    我立刻拉开嗓门就唱起来:“嗨啦啦啦啦,嗨啦啦啦!嗨啦啦啦啦,嗨啦啦啦!天空出彩霞呀,地上开红花呀,中朝人民力量大,打败了美国兵呀!全世界人民拍手笑,帝国主义害了怕呀。嗨啦啦啦啦,嗨啦啦啦”   我把大家惹得哈哈大笑,肖老师笑呵呵地说,“好啦、唱得好,你明天来念书吧!”   我立即跑回家跟妈妈说了,妈妈乐得也笑起来。赶快找了块旧布给我缝了个小书包,又到小店去给我买了一块小石板和几根写字的滑石笔,并用旧布卷了个小卷卷扎好,当小石板檫。次日,我就背上书包上学了。

         我们那时把“学校”叫“书房”,上学叫“上书房”。全“校”十几或二十几个人在一间屋里念书,一、二、三、四年级在一起上课。老师先给小的教念字的时候,大的学生就写字。我也没有书,轮到小的学生写字,我就在小石板上用滑石笔照葫芦画瓢地学写字,写了擦、擦了写。

        书房里 我的年龄最小,年龄大的有十七八岁、二十来岁的大姑娘小伙子,有的上着就不上了,结婚去了。

      书房的课桌是几条长木板放在两边的土堆上,高的是桌子,矮的是凳子。我不会加减法,就到河边捡了一大把小石头,每次就摊在桌子上数。

         后来我有书了,妈妈给我买了一张白纸裁好,用针线钉了两个小本子,还买了铅笔,我高兴极了!我们铅笔都用得很仔细,铅笔都用到捏不住了,套个小套套继续写,写不出来了,用舌头舔舔铅笔芯再写。

        每学期放假前,老师都给学习成绩好的学生发奖,奖品是铅笔,我每次都有奖,能奖到几支铅笔。我二年级时戴上了红领巾,是在冬天的时候,站在河滩上,天气冷极了,冻得我们几个小孩直哭。

        冬天上学我们每人都提着个盛着木炭的小火盆,上课时放在脚下面取暖。大家都把花生什么的放在火盆里,花生熟了,边吃边念书。先生也不管的。

        我们的“黑板”是用锅底灰把墙抹黑的。有一次我上去做题, 我的个子矮,够不到墙上肖老师写的题,肖老师就把我抱起来在墙上写,大家都笑了,肖老师也笑了,像抱着他的女儿。 题做对没做对不知道了,但这件事我却记得非常牢。后来我也当了老师,我也曾抱过两个个子矮小的小姑娘在黑板上写字。我想这就是爱的传递吧。

        后来肖老师调走了,大家都不舍得肖老师走,大的学生和小的学生都哭了,肖老师眼睛也红红的。大大小小所有的学生一起把肖老师送到离村很远的路上,我记得肖老师在路旁的西瓜摊上给我们每人买了一块西瓜。

         肖老师是我的第一位老师,是我的启蒙老师。肖老师如果健在,他老人家应该有九十多岁了,我遥祝肖老师健康长寿!

         半个多世纪过去了,美好的童年记忆却历历在目、一件件的事都涌上了心头,我都把它们记下来了,以后也好作个念想。

  

童年杂记 - 柳嫚儿 - jiangrz120317的博客

  1963年我去新疆前,儿时三位小伙伴特地在家乡照了合影照给我寄来了。

                左 顺芳,                    中  姜敏                右 延芳

       

        

童年杂记 - 柳嫚儿 - jiangrz120317的博客

 1996年四十年后第一次回到我日思夜想的故乡。见到儿时伙伴激动极了。

这在我家小院里照的。左 起:顺芳  、 我、 姜敏  (延芳在烟台帮儿子照看孙子)

 

童年杂记 - 柳嫚儿 - jiangrz120317的博客

 左 起:顺芳、我、姜敏 在我们家小院子合影留念

 

童年杂记 - 柳嫚儿 - jiangrz120317的博客

  我的家乡

 

 

童年杂记 - 柳嫚儿 - jiangrz120317的博客

五十年后,我第一次回到了我魂牵梦萦的故乡。这是 我家院门口大门

 

童年杂记 - 柳嫚儿 - jiangrz120317的博客

我坐在四十年前曾经听过凤凰琴的青石板上和小儿子在家门口留影

 

童年杂记 - 柳嫚儿 - jiangrz120317的博客

 在我们家小院品尝家乡瓜果

 

童年杂记 - 柳嫚儿 - jiangrz120317的博客

 我和姐姐、姐姐的孙女寇晓璐(现在美国攻读博士)在屋顶嗮台上

 

 
我和小儿在村外合影
 童年杂记 - 柳嫚儿 - jiangrz120317的博客
我和小儿子成磊在村外留影
 

 童年杂记 - 柳嫚儿 - jiangrz120317的博客

 我在村外留影

        

        

 

 

 

 

       

     

  评论这张
 
阅读(163)|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