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iangrz120317的博客

 
 
 

日志

 
 

情深谊长  

2012-04-23 15:35:50|  分类: 初中老同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极力按捺住激动的心情,拨通了近五十年未见面的老同学李荣兰的电话,话线那头传来一位我即熟悉又有点陌生的声音,音色还是那么好听:“喂,你是李荣兰吗?”“是,”“你能想到我是谁吗?” “你是  ......”,不等李荣兰想,我就急不可待地告诉她我的名字!她大叫一声:“你在哪?你怎么找到我的?” 我告诉她“我是通过农十三师的一位志愿者孙老师帮忙联系到了农一师驻沪办事处黄聘生主任,黄主任又通过熟悉你的人才找到你的!”“五十年了,你好吗?”我俩几乎同时在电话里问候对方,“我们尽快见面吧!”“好!有其他同学消息吗?”

“没有。” 我俩共同想起了我们的好朋友孟雪琴,她上了大学,我俩去了新疆。我告诉荣兰,我去新疆后和孟雪琴一直保持书信来往,文革中她给我寄来很多材料和书籍。六九年我回沪探亲时,雪琴还邀我去南京看刚造好的长江大桥,我在南大她们女生宿舍住了三天。她毕业分配后就失去了联系。荣兰告诉我,她六三年去了江西,她爸爸和姐姐在那儿工作。半年后,她放弃了学做财会的工作,坚决要到新疆去。六四年五月,她和其他战友到了阿克苏农一师。文革动乱期间我和荣兰失去了联系。

      我们在電话里聊了一个来小时,要说的话实在太多,我们约好找到孟雪琴 ,再多找找中三8班的其他同学,我们一起好好聚聚!

         过了几天,荣兰打来电话说她联系上了智成风和崔志敏!智成风在我去新疆后,时常到我家去看望我体弱多病的妈妈和哥哥,爸爸时常在信里夸奖她:“来了什么活都干,连鞋底她也会纳!”  我们也是有五十年没见面了!

      

            颜玉君、张鲁豫、赵青和我是同一天出发的老战友,当孙老师告诉我农五师颜玉君的电话时,我一下就想起了她:五十年前因工作分开时,颜玉君赠送给我一张她拿手枪射击的照片留念,照片至今仍保存在我的影集里。她是继光中学的。我们也是五十年未见面了。她是农五师的志愿者联络员,她有当年我们那批所有支青的联络电话!我要了张鲁豫的电话,立即和鲁豫联系。鲁豫

竟然还记得我!当年分开后,我们也是五十年未见面了。她告诉我:她一直保存着赵青和我寄给她的合影照。五十年前,鲁豫、赵青和我不知怎的就成了形影不离的好朋友。也许张鲁豫和我是一个学校的;我们三人的父亲都是部队南下、打进上海的老兵;我们很谈得来。我们睡在同一间地上铺着麦秸的干打垒里;我们每天都在地上围一个大圈席地而坐、吃同一“桌”饭;我们坐在一起听革命传统教育报告;我们一起端着脸盆到河里洗衣服;鲁豫告诉我,她很想念赵青和我,我立即告诉鲁豫:“赵青也在上海”。

        几天后,鲁豫就迫不及待地打来电话说:“下周二不下雨,你们赶快到我家来聚聚!”

      这天赵青六点就从嘉定她家出门,鲁豫乘公交车到地铁口接她;我到时,她俩又到公交车站接我。下车时,如果不是赵青叫我,我肯定会和鲁豫擦肩而过!当年扎小辫的小丫头,都成了头发花白的老太太了。我们相拥,几乎说不出话来。颜玉君还在“发挥余热”在一家公司上班,将近中午她才到鲁豫家。

大家齐站在房门口迎她,一见面玉君就说:“都老了,再也不是五十年前的小姑娘了!” 

       我们在鲁豫家整整玩了一天,仍有说不完的人和事。临走约好,下次到我家来聚。回家后我给我的同学和战友分别打了电话,邀她们“一起聚聚”,大家都欣然同意。只是担心“见了面认不出来”。智成风在电话里风趣地说:“左手要不要带白手套哇?毕竟五十年没见面了呀!”

 

                                                                 

      上海植物园的桃花、樱花、郁金香、牡丹花竞相开放,我初中同学和支边战友相约在这碰头。春风拂面,阳光明媚,我们约在2号门口会面。 我提前半小时赶到2号门,就看见赵青已经等在门口了,她说她8:30就到了。我们是支边老战友,五十年前,我俩是同一天、同一列火车、到达同一个师的老战友,近五十年几乎没分开过。我俩一边聊一边等。我两眼目不转睛地盯着李荣兰和智成风来的必经方向。

      来植物园春游的孩子们乘坐的大巴一辆接一辆,游人一拨一拨的。我见到一位戴浅色墨镜的大约六、七十岁的妇女,觉得她像智成风,我就举起右手对着她招手。可她径直走向售票处,我怕她不认识我,我跟到售票处,见她打手机,我连忙拿出我的手机贴在耳朵上听——“手机没铃声,不是打给我的,她不是智成风,认错人了。” 我不好意思地赶快回到原处,刚才的举动可把赵青惹得笑得不行!

       不一会儿鲁豫来了,因不久前刚在她家聚过,再次见面我们已经是很熟很亲的老友了。

        一位穿红羊毛衫的妇女迎面走过来,我一见就知道,她就是智成风!我急步走上前,我俩几乎同一时间叫对方名字,我们拥抱在一起!她说我变了,我说她没怎么变,一眼就能认出。边说我眼睛边向左边看,生怕说话间把荣兰漏了。忽然我看到一位极像荣兰妈妈的六十多岁的妇女正盯着我和智成风看,我毫不犹豫地跑上前去一把把她搂住;“李荣兰!”是她!荣兰的眼眶湿润了:“老了,老了,都老了!”我们都是带着学生时代扎小辫的模样来认人的,见面了,怎么能不变老呢?李荣兰见了智成风说:“我们俩刚才乘的是同一辆公交车!我在车上使劲打量你,觉得你像智成风,但又不敢认;我走到你正面去看你,想问又不敢问,怕太冒昧。原来就是你呀。”

       智成风和李荣兰是我的初中同学,李荣兰毕业后去了农一师,智成风上了大学;我们五十年未见面。张鲁豫和赵青和我是同一批到农五师的战友。我们约在一起相聚是因为我们五人很有缘:张鲁豫、智成风、李荣兰和我都是复兴中学的;鲁豫、赵青、荣兰和我,我们的父亲都是部队南下干部, 山东人;

李荣兰、张鲁豫支边后又都调到派出所当户籍警直到退休。我和智成风、李荣兰在学校时关系很好,和李荣兰更是铁姐妹!张鲁豫、赵青和我从上火车那时起,我们三人就形影不离,直到分配工作后才分开。

        进入大门口内,我立即把我的同学和战友作了互相介绍,五个人的感情立刻交融了起来。我们互相诉说着各自几十年的经历,断断续续,酸甜苦辣,五味俱全!植物园里人很多,我们边游边聊,时不时地请游客帮我们五人拍张“五朵老金花”,每次我都告诉他(她):“我们是老同学、老战友,五十年后才相聚,”  每次都引起游客的赞叹声:“哦,不容易,不容易!”

      逛了两个来小时了,智成风下午一点要回去接上幼儿园的小外孙,我们赶紧离开植物园到我家去。

       老伴在家已把午饭准备好了。大家边吃边继续聊,老伴拿起相机把我们定格在欢乐中!

       我前一天就把五十年前的照片都翻拍后存进电脑里了。饭后大家围坐在电脑前看到自己当年的花季模样,都忍不住大叫了起来“这是我吗?你怎么会有我的这张照片?”   在张鲁豫家翻看影集时,就看到赵青和我的合影照,在我影集里也同样有这一张。李荣兰把我们班的男女生集体照也带来了,另外还有周德生、陆永康和瞿俊豪送给她的三人合影:“三个英俊潇洒的小青年!”崔志敏的照片是一个漂亮的大眼睛小姑娘,她今天因为年老体弱、腿脚不方便没有来,她在电话里说“下次到我家来聚。”我们很怀念我们的青春年华,不管是甜的、还是苦的。当看到颜玉君持枪的照片时,都说“好一个英姿飒爽!”她今天因为工作脱不开没来。“战友情谊重”,鲁豫说,“六五年赵青学习完刚分回到博乐后就去农场找我。那还是初春,天很冷,她独自一人走了十五、六里路,穿过空旷的戈壁滩,到了鲁豫家时已累得不行了。她当天回不去了,在鲁豫家住了一晚上,第二天又徒步走了十五、六里路回到师部。” 鲁豫再次讲到这件事时,仍感动不已。

       鲁豫告诉我们,当年睡在外间地铺上的龚爱萍为了救她落水的儿子一起被大水冲走了再也没回来。她是我们这批支青中第一个“走”的人。大家默不作声,心里很悲哀。我记得龚爱萍是一个很漂亮的姑娘。

       李荣兰说,她在农场连队里劳动了十几年。她很能吃苦,后来被提拔当了排长、连队副指导员。地方和兵团合并后,被调到派出所当户籍警直到退休。

        智成风大学毕业后,也曾喂过猪、放过马,到过新疆,在云南工作了十几年,后调到北京,又转回上海,直到退休。

        五十年了,每人的经历各不相同,但是我们共同经历了饥饿、贫困的三年自然灾害;经历了社教、四清、等各种社会运动,更是和全国人民一起共同经历了那场无人幸免的、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经历了改革开放。一个人就是一本书,每个人丰富的阅历都是一生的宝贵财富。由于时间有限,大家都没来得及细说。我们约好下次细细聊,慢慢说,说个痛快。

  l
情深谊长 - 柳嫚儿 - jiangrz120317的博客

李荣兰在新疆阿克苏兵团农一师

情深谊长 - 柳嫚儿 - jiangrz120317的博客
                                                  1963 .8  
情深谊长 - 柳嫚儿 - jiangrz120317的博客
李荣兰 1964年5月
 
情深谊长 - 柳嫚儿 - jiangrz120317的博客

左:李荣兰 ;;中:孟雪琴 ;右: 我     ( 1963.7 )

 

情深谊长 - 柳嫚儿 - jiangrz120317的博客

 在鲁豫家      左起 :赵青 张鲁豫 我  (2012. 3 )

 

情深谊长 - 柳嫚儿 - jiangrz120317的博客

 赵青和我    摄于乌鲁木齐大十字  (1965.1.1. )

 

情深谊长 - 柳嫚儿 - jiangrz120317的博客
左起:李荣兰 智成风 张鲁豫 赵青 我 上海植物园(2012.4.)
  评论这张
 
阅读(209)|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